欢迎访问福州新区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信息公开>政策解读

两年10次批复文件 “谁”让中国总理如此上心

发布时间:2015-12-29    来源:和讯网     字体显示: 默认

     12月22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哈尔滨新区的批复》正式发布,至此中国第16个国家级新区已正式获批。所谓国家级新区,是指由国务院批准设立,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的综合功能区,命名始自1992年上海浦东新区的成立。2013年3月以来,国务院已批复设立了10个国家级新区,超过了总数的60%。
  有消息人士对“国是星期三”说,国家级新区的推进步伐应该会进一步加快,“如果未来每个省都有一个国家级新区,也不应该是一件太意外的事”。
  新区批复密集出现在2014年。是年1月,贵州贵安新区与陕西西咸新区同一天被批复设立;6月,青岛西海岸新区与大连金普新区又相继获批,加上10月获批的四川天府新区,当年批复的新区数量便达到5个,让国家级新区数量几乎翻了一倍。

今年,国家级新区数量仍呈上升之势,湖南湘江新区、南京江北新区、福州新区、昆明滇中新区与哈尔滨新区相继“审批过关”。
  有业内人士表示,2014年后新区批复进度的加快,实质上意图解决的是“稳增长”的问题——“稳增长”是当年的“经济关键词”,官方一度在两个月内发布了4个促进产业和企业发展的意见。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高层希望城市新区可以起到拓展新的发展空间的作用,也就是通过新区建设,对稳增长提供动力。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新区‘戴上国家级帽子’,显然更有助于吸引投资。”区域经济专家、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说。

                 

   新区与“新新区”
  1992年,首个国家级新区浦东新区成立,被戏称为“含着金钥匙”诞生的,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曾在上海浦东开发新闻发布会上一连公布了十项优惠政策,此后开发浦东决策还被写入党的十四大报告。
  2005年,另一个沿海城市新区——天津滨海新区成立,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为支持其开发,给予了内外资高新技术产业按15%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等优惠。
  “早期浦东新区建设的时候,是希望能够实行比特区还‘特’的政策,很多办法是比照特区设立的,但考虑到国家的均衡发展,此后批复的特区,实际上已经不会再吃政策的‘偏饭’。”陈耀说。
  正因此,2014年后批复的新区存在着有别于老新区的发展方式,即在新区的概念上,逐渐形成了“新新区”,它大致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是对接国家战略。国务院今年在批复福州新区、滇中新区和哈尔滨新区时,都提到了与“一带一路”的对接。此外,另有两个国家级新区对接 “长江经济带”战略(去年9月提出),三个对接“西部大开发”战略。

业内专家说,未来的国家级新区将成为国家战略落实的先行区域。根据现有资料不难看出,对接国家战略后,新区的发展也更具针对性。例如最近批复的哈尔滨新区、滇中新区与福州新区,分别着眼于中俄合作、中国与东盟合作以及两岸合作,这三条线所勾勒出的也正是“一带一路”的布局。
  其二是融入改革思维。新批复的国家级新区一般还会承担改革试点区的作用,比如青岛西海岸新区便被定位于海洋科技自主创新领航区,而多数新区同时被赋予新型城镇化综合试验区的角色。
  以哈尔滨新区为例,有权威消息来源对“国是星期三”透露,哈尔滨新区定位于城市未来的转型升级与城市发展水平的提升,“万众创新”、“互联网+”等思维均融入其中,新区内可能将聚集科技院所、科技型企业、高端空港经济区等。此外,为促进中俄合作,在贸易、金融等领域,未来应会有一些“先行先试”的举措出台。
  今年4月,发改委、国土部、环保部与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国家级新区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也是首个针对于国家级新区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要将新区打造成为全方位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创新体制机制的重要平台。
  其三是严格的规划要求。实际上,新区申请在2007年后一度“井喷式”出现,这使得城市用地无序扩张的风险与日俱增。为此,高层一度对新区批复予以收紧,自2012年广州南沙新区成立以来,2013年一整年无一新区获批。
  消息人士称,国务院在近期的新区批复中,对用地面积、产业功能定位、产业选择以及环境生态等方面都进行严格的审核。“新区批复虽然数量上更多,但实际门槛却更高了,这也是为了确保新区能够按照既有规划与国家战略的要求平稳发展’。”
  哪些新区未来率先获批?
  目前来看,国家级新区战略应该不会停止。公开报道称,目前至少有9个城市新区正在或即将“排队”,分别是武汉光谷新区、郑州郑东新区、江西昌九新区、
沈阳沈北新区、乌鲁木齐新区、石家庄正定新区、南宁五象新区、昆明呈贡新区以及唐山曹妃甸新区。

分析人士称,上述9个新区均可以与“一带一路”、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等战略对接,获批可能性应该不小。
  陈耀表示,国务院目前批复国家级新区,更多要考虑区域发展的平衡。目前16个国家级新区中,7个地处东部、6个地处西部、两个地处东北,唯有中部地区,目前只有湖南湘江新区一个国家级新区。
  “很显然,中部现在还是缺口,未来可能有更多突破”。陈耀说。
  新区两大问题不可忽视
  当然,新设立的国家级新区也有两大问题不可忽视:
  其一是需要避免陷入“圈地盖房”的怪圈。国家级新区往往被赋予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极”的使命,但如果经济增长单纯依托于土地财政与
房地产经济,产城融合的问题无法解决,既有可能使新区沦为“鬼城”,同时也是对土地资源的浪费;

其二,天津滨海新区的爆炸事件发生后,围绕瑞海公司的政商关系网被曝光,多名高官被查。从管理体制来说,国家级新区多数等同于一级政府、多数拥有副省级级别或相应权限,如何在经济发展的核心任务下杜绝腐败及事故风险,或许有待于管理体制的进一步明确。
  而在前述新区指导意见中,实际上并无涉及管理体制,这也导致了不同新区的管理架构与级别相对不同,顶层设计很难对管理体制问题作出规定。
  “我认为天津的爆炸事件不会给新区建设带来影响,但如何在建设的过程中加强监管,确保新区建设更加规范,肯定是要被纳入考量的。”陈耀说。

附件下载: